商标诉讼案例logo

欧阳春律师:13510524270

首席律师

深圳商标律师

联系律师

    深圳欧阳春律师

    咨询手机:135-1052-4270
    律师微信:微信号即手机号
    执业证号:14403201310017648
    执业机构:广东鹏浩律师事务所
    办公地址:深圳市宝安区新安街道3区中粮地产集团中心26楼。

“华艺HUAYI及图”商标行政诉讼案

时间:2019-07-22 14:12:42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2004)一中行初字第813号原告吴焕荣,中山市古镇利华达电子厂(地址广东省中山市古镇曹一工业区)业主。委托代理人韦廷建,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8号。法定代表人侯林,主任。委托代理人段晓梅,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干部。委托代理人赵春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干部。第三人中山市华艺灯饰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古镇歧江公路冈东路段华艺大厦。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法定代表人区炳文,董事长。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委托代理人蔡明辉,男,汉族,1960年9月17日出生,中山市华艺灯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住广东省中山市古镇镇冈南村八组文阁路东三巷6号。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委托代理人梁炳森,男,汉族,1949年4月9日出生,中山市华艺灯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住广东省中山市东区松苑新村居委会松苑街6号701房。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原告吴焕荣不服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04年8月9日作出的商评字(2004)第3780号《关于第136666号“华艺HUAYI及图”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简称第3780号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04年9月2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中山市华艺灯饰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华艺集团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于2004年11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吴焕荣的委托代理人韦廷建,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段晓梅、赵春雷,第三人华艺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蔡明辉、梁炳森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第3780号决定系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中山市古镇利华达电子厂(简称利华达厂)就第136666号“华艺HUAYI及图”商标(下称华艺商标)提出的商标撤销复审请求作出的。其在决定中认定:依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撤销商标复审案件的申请人提供的使用证据应在其商标被他人向商标局提出撤销申请之日前三年时间范围内,并应能证明其商标在指定商品上确已真实、有效地投入了商业使用。利华达厂提供的证据均不能证明其在1999年4月1日至2002年3月31日期间在第11类台灯商品上真实有效地使用了华艺商标,因此其复审理由缺乏证据支持,华艺商标应予以撤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维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的决定,申请人在第11类台灯商品上的华艺商标予以撤销。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原告吴焕荣不服第3780号决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其诉称:1.被告对商标法及相关行政法规理解错误。将商标用于商品及商品包装上都属于商标法和商标法实施条例所称的商标使用,而不管这些商品或商品包装是否已进入市场流通环节;2.被告对原告有效的证据不予采信,事实认定不清,导致第3780号决定错误。原告在台灯和商品包装上都实际使用了华艺商标,还先后与客户签定了代销华艺牌台灯的合同并完成了真实的交易行为。此外,原告还在《羊城晚报》上发布广告对其生产、销售的华艺牌台灯进行了宣传。这些都是在商业活动中真实地使用华艺商标的行为;3.第3780号决定混淆了具有完全不同的内涵和外延的“商业流通”和“商业使用”两个概念,导致第3780号决定自相矛盾。综上,第3780号决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撤销。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1.被告对商标因连续三年停止使用而被撤销的法律条款的理解符合立法本意,其在第3780号决定中适用法律正确。商标的基本功能有赖于商标的实际使用而实现,“商标使用”的本质指的是“商业意义上的使用”,而真实、有效地“商业使用”,只有通过实际的“商业流通”才能得以实现。第3780号决定中“商业流通”与“商业使用”都是围绕如何认定关于“商标使用”这一基本案件事实,并不是所谓的两个概念;2.原告提供的使用证据不能证明其在1999年4月1日至2002年3月31日期间在第11类台灯商品上真实有效地使用了华艺商标。综上所述,被告在第3780号决定中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人民法院维持该决定。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第三人华艺集团公司述称:1.原告提供的证据是无效的证据:(1)安全认证检验报告上样品商标栏虽然标注“利华达华艺HUAYI”,但原始抽样单上仅注明是“利华达”,没有“华艺HUAYI”,原告亦承认“华艺HUAYI”商标名是其事后要求检验部门在报告中加注的,商标局也已派员到检验部门对样品商标的实际标注情况进行了核实。因此,该检验报告在本案中不能作为原告曾使用华艺商标的有效证据;(2)《中山市代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纳税申报表》中当事人自行填写的日期不等于递交的日期,而且税务机关已出具证明证实该申报表是2002年5月22日当日申报当日代开发票,商标局及商标评审委员会也已认定该申报表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3)因原告不能出具相应的完税发票等有效证据佐证,故其提供的出仓单、产品包装盒等不具备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2.商标使用,根据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解释,应当是将商标用于商品的流通领域,其目的是使社会公众所知,从而扩大其知、名度。综上所述,第3780号决定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以维护商标法的正确实施和法律的尊严。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原告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届满后提交了一份证据,即《灯具产品购销合同》复印件,用以证明原告有实际使用华艺商标的行为。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被告为证明其作出的决定正确,提供了两类证据: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第一类证据包括:第3780号决定、发文交接单复印件;撤销注册商标复审申请书及答辩书复印件;《商标评审案件审理人员告知书》复印件及《证据交换通知书》复印件,用以证明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证据充分、程序合法。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第二类证据包括:抽样单、安全认证检验报告及原告向广州电气安全检验所提交的申请书复印件;税收通用缴款书、中山市国家税务局古镇分局证明及电脑工作记录单、中山市代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纳税申报表及第03606986号广东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印件;古镇利华达电子厂台灯订货单和中山市古镇利华达电子厂出仓单复印件;《羊城晚报》分类广告复印件;华艺牌台灯包装盒复印件,用以证明原告在1999年4月1日552002年3月31日期间并未真实、有效地使用华艺商标。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第三人在诉讼过程中向本院提交的证据包括:1.华艺集团公司的资质文件及2000年10月23日、2004年10月19日《中山日报》复印件;2.律师函复印件;3。吴焕荣所写字条复印件;4.转让广告复印件;5.个体工商户登记资料查询结果复印件;6.《中山市古镇镇曹一村民委员会证明》复印件;7.商标查询资料复印件;8.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1)粤高法知终字第56号民事判决书复印件;9.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字(2001)第1969号裁定书复印件;10.《产品购销合同书》复印件;11.2000年10月30日《南方日报》、2000年12月25日《广州日报》及《南方都市报》复印件;12.抽样单及中山市国家税务局古镇分局证明及电脑工作记录单复印件;13.税收通用缴款书、中山市代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纳税申报表及第03606985、03606986、03606987号广东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印件。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对于原告提供的灯具产品购销合同复印件,被告和第三人均认为该证据没有在商标撤销复审程序中提交,且不能证明华艺商标的实际使用情况,故在本案中不应予以采信。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和第三人均不持异议。对于第三人提供的证据,原告和被告未对其真实性提出异议,但均认为除与被告提供的证据相同的部分外,其他证据与本案无关。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根据案件性质、双方当事人的质证意见,本院认为,原告作为华艺商标的权利人,其在行政诉讼程序中提交的新证据并非一概地不被考虑。但是,原告在本院明确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没有正当理由未提交该份证据,且未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出延期举证的申请,在被告及第三人对该份证据都不予认可的情况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简称行政诉讼证据规定)第五十七条第(四)项所明确的“当事人无正当事由超出举证期限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原告应当对其懈怠自身权利的行为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故对原告超出举证期限提供的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和第三人提供的证据12及证据13(第03606985号、第03606987号广东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印件除外),原告对其不持异议,本院予以采信。第三人提供的其他证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考虑。基于采信的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本院查明如下事实: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上海华艺灯具商店于1980年2月12日提出华艺商标的注册申请,该商标于1983年3月1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台灯、壁灯、床灯,注册证号为136666。1993年4月21日,上海华艺灯具商店对华艺商标进行了第一次续展,续展后的有效期自1993年3月1日至2003年2月28日。2000年3月28日,华艺商标经商标局核准转让给广西金山商贸经营部。2001年1月28日经核准由广西金山商贸经营部转让给利华达厂。利华达厂为个体工商户,业主为吴焕荣。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2002年4月1日,中山市华艺灯饰有限公司(简称华艺公司)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向商标局申请撤销华艺商标。商标局于2002年6月24日向利华达厂发出通知,要求其提供于1999年4月18至2002年3月31日期间使用华艺商标的证明材料。商标局在审查了利华达厂提交的证据材料后,作出了2002撤00165号《关于撤销第136666号“华艺HUAYI及图”注册商标的决定》,撤销了利华达厂在第11类台灯商品上的第136666号华艺商标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利华达厂不服该决定,于2003年1月30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为证明其实际使用了华艺商标,利华达厂提供了如下证据: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1.由中国电气设备检测所广州电气安全检测站于2002年3月27日作出的安全认证检验报告,其中的商标一栏显示为“利华达华艺HUAYI”,受检样品名称为“台灯”;生产单位为“中山市古镇利华达电子厂”,抽样日期为2001年11月30日,抽样基数为500台。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2.2002年3月5日利华达厂向广州电气安全检验所提交的申请书复印件,内容为请该所在最近监督抽查台灯的检验报告上按利华达厂产品标签上所具有的两个注册商标(“利华达”和“华艺”)标注出来,中国电气设备检测所广州电气安全检测站在该复印件上作出了“与原件相同”的标注。oBk深圳劳动纠纷律师|深圳劳动仲裁律师|劳资纠纷律师,深圳劳动法律师咨询、深圳劳动合同律师
  3.中山市代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纳税申报表中,纳税人名称为“中山市古镇利华达电子厂”,货物或应税劳务名称为“华艺牌台灯”,申报单位签章部分盖有“中山市古镇利华达电子厂”的公章,吴焕荣在财务负责人处签名,申报日期签署为“2002年3月”,管理员意见处的日期签署为“2002年5月22日”,税务分局(所)长意见处有“林宝宜”的签章,日期签署为2002年3月。